元宇宙是否会让真实世界日渐荒芜?

烟火评论291

122542s3zdb3i5il2aa7xx德国经济学家克劳斯•施瓦布在谈及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曾指出,它始于这个世纪之交,是在数字革命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并认为:“通过视觉与互联网中各种应用与数据直接连接,个人的感官体验经过调节后被加强,从而具有身临其境之感。而随着眼球追踪技术的兴起,智能设备可以向视觉界面输入信息,并通过眼球与之进行互动,对信息进行反馈。”【1】这是施瓦布在2016年时预测的未来。随着2021年脸书公司把公司改名为Meta,这被市场称作元宇宙元年,这一年来它的发展怎么样了呢?刚刚看到一则消息,Meta公司的二号人物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1969-)于当地时间2022年6月1号宣布,她将辞去Meta首席运营官(COO)一职,具体原因不详。但是只要看看元宇宙在过去一年的全球表现不难推测,元宇宙的实际进展远不如预期。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是因为支撑元宇宙全面扩张的技术系统与生态系统尚未取得实质性的突破。仅就元宇宙技术本身而言,其功能的发挥需要六项基础技术的支撑,区块链技术(Blockchain),交互技术(Interactivity),电子游戏技术(Game)、人工智能技术(AI)、网络及运算技术(Network)与物联网技术(Internet of Thing),如果这些技术不能取得突破,那么元宇宙就仍停留在初级水平。【2】在此背景下,就连游戏玩家所熟悉的那种源于虚拟现实(VR)与增强现实(AR)所带来的沉浸式体验都无法很好地实现,更何况元宇宙其他维度的进展呢?技术发展史的研究表明,虽然重大技术的突破无法事先规划,但在技术发展链条上,一旦有某项关键技术取得突破,那么就会引发整个产业链出现创新的链式反应。虽然没人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但元宇宙的发展出现突飞猛进的情景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与趋势,在对技术发展报以谨慎乐观的同时,我们还需要清醒地意识到,一旦元宇宙在技术上实现突破,它将给我们的社会与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这是技术治理与社会治理必须要未雨绸缪的问题。1、人工智能时代的边缘人与技术成瘾现象毕竟,对于平等与尊重的偏好是人类永恒的最基本需求,而真实世界的游戏规则却是建基于技术不平等基础上的,大到国家小到个体概莫能外,对于个体而言,唯一的出口就在于逃离被技术主宰的当下世界,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在那里规则的重建、内容阐释与书写可以重新开始,从这个意义上说,元宇宙会以成瘾的方式为所有人开启一个新的生存空间。2、元宇宙的分流导致真实世界的衰落与重构随着以元宇宙为代表的新世界的崛起,那些虚拟世界里的规则会反噬真实世界的规则,从而导致真实世界的衰落,更有甚者,虚拟世界里成功的规则将会要求真实世界做出相应改变。这就在两个世界里形成了两套运行范式,由于范式的不可通约性,不难预料到两种范式之间会产生持久的冲突与紧张,要么相互抑制,要么相互学习。只要回顾一下2018年由斯皮伯格导演的《头号玩家》的故事设置:真实世界落魄——虚拟世界荣耀的对比,故事的主角韦德,一个在真实世界里生活在社会边缘的青年,只有回到虚拟世界里他才是那个万人仰慕的青年英雄,才能率领众人保卫绿洲,还能收获美好的爱情。当他在虚拟世界里成功的时候,也自然带来了对于真实世界的挑战。可以合理推测,这种局面必然会造成真实世界要么重构要么崩溃的命运。想想那些近年来在网上形成的习惯是如何改造真实世界里的习惯的案例,不难明白这一点。3、结语无所谓悲观与乐观,该来的迟早会来。只不过老旧的真实世界早已被传统的规则与教条束缚了生机与活力,而全新的基于数字的虚拟世界会以其无思想包袱的状态对真实世界构成严重的冲击与挑战,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如果真实世界不能对此做出积极的应对,那么衰落与荒芜就是必然的。毕竟,按照赫伊津哈的说法:“有三条实现美好生活的道路:宗教的彼岸理想、现实世界的改进和梦境,也就是超现实的途径。”【11】在世俗化时代,宗教氤氲已远,而现实世界的改进现状令人失望,基于元宇宙的梦境则是一条全新的道路,即可以倒逼真实世界的完善,又可以增加边缘人获得美好生活与意义的现实路径。借用美国哲学家凯瑟琳•海勒的一句话:“由于在场/缺席的等级关系被打破,缺席被赋予了比在场更重要的特权。”【12】,从这个角度说,以元宇宙为代表的虚拟世界并不是真实世界的终结。但如果不采取行动,真实世界终究会因失去认同而日渐荒芜。文章源自奇派空间-https://www.qipie.com/125.html 文章源自奇派空间-https://www.qipie.com/125.html

 
  • 本文由 diego 发表于 2022年8月20日16:58:4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qipie.com/125.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